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0876.cc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快捷导航
开启左侧

[软件] 破损的婚姻里没有清白好人

[复制链接]
exchanged 发表于 3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们常遇见这类无法理解的事:婚姻里,一方做了破坏关系的事,如外遇,另一方若压抑愤怒,富有牺牲精神,甚至圣母般地宽容,关系并不会好转,很可能更恶劣,并扰动家中其他人的幸福。
; K' Q# D4 ^0 D5 j5 [& X  
/ v0 h, B5 \- s0 j+ r/ D  到底发生了什么?
, P# a$ I1 [! @2 v7 v+ K; U  
8 S7 @' \# _0 A, B( l- h1 X8 _" s  德国心理治疗大师海灵格发现一个规律——每个家庭都有一股隐藏动力,维持其完整与发展。一旦家庭系统里序位被扰乱,平衡被打破,动力就会失去。; w* U! {% r& L0 l7 g1 g% r  P
  
3 D" k+ V; `; @) E0 M9 _# F: H  上面例子里,人们很可能称赞隐忍一方,却看不见其结果的破坏性。2 n- e# n$ K) F2 T" j( l  _
  " U3 D- R0 g3 J' V0 V; H
  有些人相信:固守清白,面对坏事,不去面对面抗争,就可以避免参与邪恶。可一方不肯索取补偿,另一方罪责就无法结束。他们始终在不平衡中,一方无辜,一方有罪;一方站在道德制高点,一方站在最低处。爱无法流动,于是枯萎。
$ Q# F8 d! Y) _5 Y: P# H$ e  
) ^$ U+ h: m+ j; [* x  受害者完全有行动能力,要么结束关系,要么要求公正补偿。由此,让彼此得到新的开始。
  `0 G8 m# R& p9 w+ y  ; I" g1 n2 e: @1 u2 [9 s
  受害者不行动,其他人就会替他行动。最常见的,是子女体会到父母受害一方压抑的愤怒痛苦,把这些情绪宣泄到自己生活里,造成更多无辜牺牲者。
* p0 ?6 W* E) q- X$ T) x  
5 @+ i9 m( @, \  幼稚的宽恕,掩盖冲突,把事情推给其他人处理。真正的宽恕,保护受害者的尊严,也保护肇事者的尊严。
. `5 p2 m( ~# B* D( I) V$ g  ( B0 A& w* Q$ t" n% a
  我们需明白,受害人不但有要求对方补偿的权利,还有要求对方补偿的义务。所谓“清白好人”,其实就是脱卸责任的人。破损的婚姻里,从来就没有什么清白好人。& a* R! p! a, O4 @% S8 M, p+ r% d+ l
  
4 I  ]8 }# i% X# n* c' U  他越无语她越放肆
! M% }* x1 @0 y- h  e- h  : `- {. v$ }% N9 j( I
  两个女人把陶秀从车上架下来,走到楼单元门口按铃,“李超然,秀回来了,接一下。”' B* }' |; l, D+ z$ ~
  
* z' T8 g1 f/ b, W; T9 D  下来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十几岁的女孩。女孩皱着眉,“妈!又喝这么多!”陶秀大笑,笑得有点癫。架她的女人扯不住,她滑下去,袖子被拽在半空,雪白的肚皮露在凛冽的空气里。' [1 {; t' O: c  E6 t6 x- O" g+ d. N
  ) I7 j: Y6 ]+ {1 _7 Y; M' I0 c
  女孩点点尴尬地瞅瞅老爸,老爸脸上却看不出任何表情。
7 @7 N' @" g, w; }2 o  * n: n8 m) w+ b0 q6 S
  差不多两个月了,陶秀天天喝成烂泥。每次问她,都说是同学聚会。李超然也觉得不正常,可什么都不问。* h8 E  X& B% ?5 w
  - o5 T* q$ ]2 C3 j7 }) p: K
  李超然做茶叶生意,一结婚就让陶秀别工作了。她没事可做,便每天在店里和人打麻将。
0 P% p7 W4 n; [* L3 u  / |/ N: P' Y. _& ], c1 j
  人人都说陶秀有福,嫁个老公能干,而且赚的钱全给她管。可陶秀不开心,这不是她设想中的幸福生活。
& N$ k8 {- H' `* r+ W0 V& N  
. p- q  ]$ x) J  结婚时,李超然快三十了,陶秀刚满法定结婚年龄。认识没几个月,超然妈就催他们结婚,很快,陶秀怀孕了。孩子出生那天,陶秀躺在医院床上哭,婆婆看不上:月子里哭多不好!周围人也搞不懂陶秀为啥哭,只能推测是喜极而泣。
6 u4 _! e2 j) I2 }  
! \" |  ~  B# g9 e  陶秀的二姐带女儿去看满月,陶秀苦着脸,说了心里话,“姐,愁死了,这么点点大,啥时候才能养大啊?”) O& ^# x* M( g, u! ^0 b
  
3 ^, X' O* D. p- D; a3 e4 h  陶秀根本没准备好当妈,甚至妻子这个角色也没太入戏。周围人都夸她长得脸嫩,殊不知,她心理年龄也小得很。她在家排行老小,上面五个哥哥姐姐,和她岁数差得还挺多。她从小是被一群人围着、嘘寒问暖地长大的,任性地以为家人就该围着她转,世界就该是她想要的样子。可惜,懵懵懂懂被推入婚姻,面对柴米油盐的烟火日子,她才发现自己手足无措,应付不来。
* Y9 H. a5 f* J$ r1 X1 R1 o9 M' I  
2 t: v- z1 [+ ]1 a) z0 |' z  更失落的,是她对婚姻的幻想破灭了。李超然能给她的是安全感,是丰厚物质。不能说她不享受这些,只是,饱暖之余,她还渴望来点刺激,来点浪漫,来点能让心脏小小扑通一下的东西。与寡言无趣的李超然相处越久,那点小渴望就被放得更大,几乎令她自怜自艾了。
5 F) u9 y2 y4 I! P1 L  
2 k7 Q% K/ \2 Y0 Y' f* O  好在生了孩子之后,和陶秀一向关系很好的外甥女,一到节假日就跑来玩儿。陶秀就带着她和女儿出去逛街吃饭,觉得还算有点乐趣。& c6 A# s8 _1 Y% b% p
  
! o. L# V* r4 G- ]8 b  后来,外甥女考到了外省大学。陶秀买了个新版iPad送她,还做了一大桌子菜贺喜。小姑娘一副奔赴新生活的喜气洋洋。临走时,陶秀带着艳羡的眼光,“啧啧,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……”后半句咽进了肚子里。% G, `' o. Q# f- E4 r
  
) s# f+ S. m  C) }6 J& r  外甥女走后,陶秀忽然怀念起青春,热衷起开同学会来。她天天请客,她不缺钱。次次来陪酒的赵东山就和她好上了。
+ i9 N% G5 c' I" C: a$ ]  
6 q1 p- _  [0 N  陶秀和赵东山恋爱过,后来陶秀受不了赵东山的脾气,移情别恋闹分手,被赵东山堵在单位门口找麻烦。那天恰好被李超然见到,过去打抱不平,赶走了赵东山。陶秀当即甩了新对象,觉得李超然才是真正的白马王子。4 _  F5 z- D  u# C% y
  3 b* f$ x2 v1 a3 L3 k5 U
  如今,赵东山的出现让陶秀心潮澎湃,觉得自己当年挺对不起人家。纠缠,还不是因为不舍得离开她?这才叫真爱啊,哪像李超然,为了几个破钱,天天不着家。9 ^/ O+ R% w% {7 S5 `
  9 E7 v- R( }, u1 E4 z2 a) @
  令人瞠目结舌的离婚0 b' [. ~2 H0 g! V5 L* X2 O
  8 w6 q/ c; {+ t+ G# `% ]
  李超然不糊涂,陶秀的一举一动都清楚,可他没任何反应,依旧起早贪黑地打理生意。
3 S& X) w  |4 T/ f  ! T+ m2 Z1 }9 ]9 O
  同伴笑他:你就是给陶秀扛货的一头驴啊?李超然笑笑。再打趣:听说陶秀把你家新买的房过户给赵东山了?李超然就回:不知道。
0 |% K$ J: m# g( n( q6 ]  
8 V, [: {4 O9 n4 E  起初,陶秀还真没什么事,只是和赵东山暧昧着,捏手捏脚的。见李超然没有丝毫反应,陶秀说不清什么感觉,就觉得又恼怒又窃喜。恼怒,是恨李超然麻木不仁,果然不爱她;窃喜,是隐约发现有空子可钻,能来点小小刺激,弥补一下无聊的生活。3 D2 w. {. I8 _. o
  
" X) Y5 t) ~3 b2 c- Y  于是,某个夜晚,陶秀和赵东山捅破了最后那层纸。再到后来,陶秀不再回家,窝在店里打麻将,晚上赵东山会留宿。
# \$ O- Y- |7 n  , Z/ s7 P+ j5 a0 q
  点点快中考了,李超然推了很多生意,每晚回家给她做饭。点点问:“你怎么也不管管妈?你不生气?”李超然淡淡地说:“好好学习,别想那么多。”点点摔了筷子哭了,“家里都这样了,能不想吗?!”李超然低头不吭声。
! o5 Z1 M/ c0 U- t! k2 E5 D% S  - l) E" _/ k4 Z
  第二天,点点去店里找陶秀,敲门半天没人应,就在外面踹门,“陶秀你给我出来!我知道你和赵东山在里面!”过了半晌,赵东山衣冠不整地打开门,点点指着他哭骂:“你不要脸!”赵东山坐沙发上点根烟,“点点,说句话你别不爱听,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的种,我和你妈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说完朝陶秀意味深长地瞟一眼。点点已经哭得快崩溃了,“妈,我爸是谁?”陶秀好似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看赵东山这样逗点点,竟然觉得眼下场面挺可笑,扑哧一声笑了,“你是李家的种。”; d  X' j0 e! s1 Z+ i5 K
  
: ]# w7 i' Q9 w# t4 O1 F  点点哭着跑回了家。% m) C9 U7 T* i, q% L
  
; t9 v% f! u! V% J& ]  点点咆哮:“你要还是个男人就离婚!”李超然终于抬头,“我想给你完整的家,不想你因为我们离婚而痛苦。”点点哭得快喘不上气了,“为我好就快离了吧。”
, O" c' \( h8 e" _# S, Y  
9 s. Q( K: U' G9 r5 s5 O5 q  李超然给陶秀发短信,“秀儿,闺女不见了,你快回家吧。”信发出去一个星期,没任何回复。李超然决定离婚。
( C& d4 p& P2 a0 W, E3 A  
& y$ {6 D7 h8 D7 B  全城人都已知道:本市最大的茶叶店老板被戴了绿帽子。他一忍再忍都是为了孩子。如今老婆鬼迷心窍了,为了孩子,他要离婚了。
: J  r: E' \* f& C) n) W" Y. w  7 }) U7 l$ p5 |
        中科白癜风微信账号-中科白癜风微信账号-中科白癜风微信账号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